首页 »

从C2C到B2C再到C2M,互联网经济如何换“新司机”

2019/10/10 11:48:13

从C2C到B2C再到C2M,互联网经济如何换“新司机”

一眨眼,中国互联网经济已经走过大约20年光景,从C2C(客户对客户)的淘宝式交易,到B2C(商家对客户)的电商式平台,再到如今“C2M”让顾客直接对工厂下单取货——这正是中国互联网经济由简单的消费型,转向更为成熟的“消费型—生产型”之必经路。

 

26日,2016浦江创新论坛移师今年的主宾省浙江举行嘉兴论坛,政产学各界专家认为:互联网+时代条件下,中国互联网经济由消费者主导的“老司机”该换了,由消费者与生产者共同主导的“新司机”是时候坐上驾驶座了。

 

面向消费终端的传统制造业“入网”最难

 

乌镇所在的嘉兴市,今年11月又将迎来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。作为大会永久性会址,乌镇已成为嘉兴互联网经济的核心区,目前正在实施80多个互联网项目,如神州量子通讯、京沪量子干线、微医集团乌镇互联网医院、5G车联网等,而这些基本都是具有产业属性的产业互联网形态。

 

嘉兴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连小敏透露,互联网经济是嘉兴的首位经济,互联网产业也是其一号产业,互联网强市战略非常明确。统计数据表明,嘉兴市互联网经济总产值已达1000亿元量级,占全省15%,预计2020年有望突破1800亿元。

 

然而,与此同时,以民营企业为主的嘉兴也像许多城市一样,拥有十分传统的制造业,在17个年销售超百亿的产业集群中,不少产品都是日常消费品,直接面对终端消费者,如丝绸、皮革、羊毛衫等构成的服装产业,在全国十大女装品牌中占有地位。

 

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、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高新民表示,事实上,在被业界热议的国务院“28号文”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已指出,制造业才是互联网+的主战场,而这些传统制造业要接入互联网经济,比服务业难很多,堪称“中国制造2025”的最大挑战。

 

在他看来,在互联网经济的3个层次中,底层是华为、中兴等支持互联网经济的硬件设备制造;中间层是应用支撑层,包括各大网络运营商,以及百度、腾讯等搜索引擎和社交平台;而上层就是各种基于互联网的经济活动,形成与各个产业融合发展的产业互联网——这也是当前最弱的一个层面。

 

不加互联网“等死”,加了也并非“找死”

 

“不加互联网是等死,加了互联网是找死。”这句话,仍在不少传统厂家的经理人中流传着。然而,就有“顺势而为”的时势英雄让再传统不过的制衣工业搭上互联网快车——这样的C2M(Customer-to- Manufactory)“客对厂”案例同样也发生在嘉兴。

 

作为工信部智能制造示范企业,一家名为“慈星”的毛衫企业,自主开发工业4.0概念的毛衫订制云平台——在客户端,消费者上网选择确定自己需要的尺寸、面料、花样等,直接网上下单;此时,这件可以3D展示的“衣服”仅一人一版,根本没有库存,只是一堆纱线;经过智能工厂高度自动化的电脑织机之手,纱线如3D打印一般,直接成形变为一件新衣,并送货上门。慈星集团副总裁李立军透露,整个C2M流程最多只需7天,被称为“7天快时尚”,今年下半年还将开放运动鞋鞋面的个性订制与协同制造服务。

 

高新民认为,当今互联网正经历重大转变,互联网+的实质就是这样的“产业互联网化”。“过去,人们常说‘互联网经济是虚拟经济’;而今,除了互联网金融是虚拟经济,其他互联网经济几乎都是虚拟世界与物理世界的融合,构成泛在智能的信息物理空间(CPS)。”他表示,最好的技术是那些融入日常工作与生活,成为不可分割的部分,最后又自身消失的技术。在这一进程中,从核心工业软件到产业互联网平台,以及消费者到生产者之间的“双轮驱动”模式,都将使互联网经济高速路上的“老司机”变为“新司机”。

 

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了解到,当今美国,比纯消费互联网平台更令产业界振奋的是,作为“百年老店”的通用电气GE已经成功转型,开发出产业互联网平台,并面向所有企业开放其Predix操作系统。互联网经济的这架马车,不仅需要制造商来拉,也需要互联网公司。浙江省经信委副主任吴君青透露,他们正推动互联网企业构建制造业“双创”服务体系,比如支持本地龙头阿里巴巴等大型互联网企业、基础电信企业等,建设面向制造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服务平台,开展大数据、云基础设施等应用服务,促进互联网+加快转型升级。

 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雍凯